她細細的咀嚼他的每一個字句。還有她的。然而卻無法拼成一個完整的、屬於他出軌的證據。

他們之間的暗語太多了!她恨恨的想著。除了橘子這個代號是雙方若有似無的聯繫,天知道一棵橘子可以代表什麼?她的代號?他們曾去過的橘林?甚至,可以是他們共飲的一杯橘子汁!

真希望自己有副小道報社記者的頭腦,畫蛇添足,斷章取義,或許就拼出個故事了!

太可恨了!他們居然可以有這麼許多只屬於兩人間的秘密,而她居然被欺瞞了這麼久!她泊泊的淌下淚來。叫她情何以堪呢!更可恨的是,她還不能憑著這些看來風馬牛不相及的文章來定他的罪。他在矢口否認之餘還可以反過來斥責她的無知和小心眼呢!

「完全犯罪。」他說過,「就是不留下任何證據的作案法。」
不愧是法律系的才子!

她拭去了臉頰的淚水,全身顫慄著。
死。
她想到死。

不能。
她知道她不會為他做出這種事的。
報復。
她笑了。最後一滴淚水風乾在臉上。
對!
他在明,她在暗。她要伺機而動。她笑著。
完全犯罪。

(待續)


創作者介紹

用心看世界

izcre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