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他回家之前她關了機。

在還沒想到報復的方法之前她是不會打草驚蛇的。他是個太優秀的學生,她絕對,絕對不能在他面前露了痕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她要完全犯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看到她在房內時他的臉龐閃過一抹訝異,雖然只是那千分之一秒的時間,但她還是看到了。她立刻覺察他的訝異是為啥。一個偷吃了餅卻還未來得及抹嘴的小孩 -- 她看到了他唇上的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「你看你,」她走向他,替他把領帶扶正,居然有股衝動要把領帶勒緊。
    「唉呀!太緊了!」他低鳴著。
    「喔!對不起!」她偷偷的笑著,臉上卻裝出一付無辜。
    「沒關係。」
    「Sorry...」該說 sorry 的明明是他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她吻了他的臉頰,因為把臉別了過去,他察覺不到她眼裡惡毒的目光。他要欺侮她到幾時?什麼樣的舉動會讓唇上帶傷?而他居然就是要傷在那裡。她的腦裡充滿了幾百萬句嘲諷的言語,然而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他是算準了她是吧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「怎麼來了?」
    「想你啊!」她巧笑著。
    「嗯....今天這麼諂媚,有什麼目的快說。」他笑著。
     
她的心猛跳了一下?這句話有什麼意思嗎?
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,把包包丟一邊後便倒向床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「累啊?」
    「嗯... 總算做完了 presentation,可以好好的鬆口氣。」
    「對啊!最近你總都說忙,不陪我。」
    「是是,現在好好補償妳好不好?」他邪邪的望住她,手在她的腰間游移。
    「陪我去買橘子好不好?」她突然問。
    「現在?」
    「對!」
    
他的手仍不安份的遊走。她推開他。
 「我要買橘子!」
他瞪視著她,臉上有著尷尬。但他是個準律師,好演員。
 「好啦好啦,陪妳去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她邪邪的笑著。

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用心看世界

izcre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