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這樣才能得到認同麼?所以能說什麼?只有任著軟弱的自信彎曲虛委,到也覺得正常了為止。

習慣就好。

然後也學著竊笑和我一樣軟弱掙扎的人呢!現在的我倒是有那麼一點點味道。我已經看到試著上揚的雙唇。

離我的成功不遠。

其實這些符號你懂麼?屬於小族群間的象形文字只足以在你我之間取樂罷了。恣意的聊著沒人懂的天地,說真的你不煩我還有點膩,而我們還得意了這麼久呢!在地獄的底層冠上了天使的光環,然後笑的和天使一般得意。

無知的快樂。

之後開始以為我玩起什麼高深的意識遊戲來了。擠搾你的左腦來驚嘆重新組合下的我。而在你的訝然與驚豔中我失笑了。原來遊戲的規則不過如此。早說是小天地的樂趣了唷。不過說到笑,哪只是裂開張嘴那麼簡單呢。都會中的你我不會不懂吧。

今天說太多了,不過你一定覺得很開心。或許還感到有那麼點隱隱的得意。

對了,我說。下次你若再要唱起沒人懂的歌,記得找我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用心看世界

izcre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