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lden.jpg  

之前因為某些偏見,我沒能接受奧修的書。不過最近因為某些機緣接觸到了奧修的金剛經(講解金剛經),體驗上是剛好遇到了問題,翻開書就看到答案,有在和這本書對話的感覺。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介紹這本書,就來分享讓我深思的幾段好了。 

吸引我買下本書的一句是:「真理必須按照它本然的樣子被說出來。」其實我也不知為這句話感動個什麼鬼,可能是嚮往能夠把真理無懼說出的幸福吧!因為在現實生活中,常常是因為某些原因無法把想講的話如實說出 - 即使是真心話。 

當佛學的經典首度被翻譯成西方的語言,翻譯者覺得有一點疑惑、為什麼要一直重複?它一直一直像這樣繼續著,它一再一再地被重複,為什麼要敍述這些小事,他們無法瞭解,他們認為這是重複,認為這是非常不必要的重複,它根本就不需要,那些東西有什麼意義呢?但是他們錯過了。阿南達是在說,佛陀對小事情的注意跟對大事情的注意是一樣的。對一個佛來講,沒有什麼事是小的,也沒有什麼事是大的,一件事就是一件事。」這段講的是唸經時最常讀到的「即從座起。偏袒右肩。右膝著地。合掌恭敬。而白佛言。」唸經的當下其實並沒多想,但是既然書中提到了,我也很有興趣的想了解,然後就被「對一個佛來講,沒有什麼事是小的,也沒有什麼事是大的,一件事就是一件事」的這段打中了。是的,我已經慣性的決定了事情的輕重大小,生活還能怎麼跳脫出我所認知的模式呢。

你可以高聲朗誦整個耶穌在山上的講道,然後一直站在那裏,全世界到處都有人在這樣做——基督教的牧師、傳教士、和耶和華的見證人等等。各種人都這樣在做——攜帶著新的,引用新約裏面的話,重複那些話語,但是沒有人會將他們釘在十字架上,為什麼?當耶穌說這些話的時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在當時,那些話有火,耶穌是在分享他的洞見,而當你去重複那些話時,在它裏面並沒有洞見,它就只是一些普通的話,它沒有熱情、沒有強度、沒有真理。真理只能透過經驗而來。」我覺得「話有火」這個意象很動感,因為太多時候我已經失去了我的「火」(我解讀成熱情吧),這提醒了我做任何事都應該要找到心中的那把火啊!至於「真理只能透過經驗而來」更是狠狠敲進心裡。我用頭腦玩了太多的遊戲,逃避對真理的體驗,當下我就決定,好吧,現在我就好好的做課程和書本中所有的練習吧,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。 

唯有當世界就它現在這個樣子是沒有問題的,你才能夠愛它。」看到這段時我體悟到的是,難怪我越來越愛不下去了,因為我的心中總是有把無形的尺,評斷著每個人事物它「應當」的樣子。 

好好地聽通常意味著以一種具有接受性的心情來聽,在一種深深的接受當中來聽。當你在聽,如果你在爭論、在判斷、在內心說:「是的,這是對的,因為它適合我的觀念,而這是不對的,因為就邏輯而言,它並不吸引我。或者,這是對的,這是不對的,這個我能夠相信,這個我不能相信……」如果你繼續在內在挑挑選選,那麼雖然你有在聽,但是你並沒有好好地聽。」這就是我一向以來的問題不是嗎,總是沒有開放性,挑挑揀揀的聽,所以,我依然是我。 

她覺得她漸漸變滿足了,這不是成道,這是成道發生的基礎。那個基礎可以漸漸被準備,事實上,它必須漸漸被準備,你無法像閃電一樣在一瞬間就準備好那個基礎,有時候它需要花上好幾世的時間來準備那個基礎。」有時對於這麼多的學習有些沮喪,總覺得花了這麼多心血和時間,還是沒辦法達到我要的境界。原來,這一切都只是在打底,而打底的時間可能需要很久,很久…… 

臣服和挫敗是那麼地不同,同時又是那麼地相像。那個遭到挫敗的似乎也是臣服了,而那個臣服的似乎是遭到挫敗,但那只是在表面上,那只是看得到的部份,在深處,它們是截然不同的。」這一段其實我想了很久,我自己對臣服的體驗是,開放所有的可能性面對發生於眼前的一切,不過對於臣服,我都還在學習和練習中。 

當音樂包含更多的寧靜,它就變得更高、更深。當它引發出你的寧靜,當它穿透你的心,而且釋放出你內在的寧靜,當去聽它的時候,你的頭腦消失了,你的思想停止了……但是要達到這樣,你必須去學習,你必須經歷某種訓練,你必須變得更靜心,有一天,你將能夠去欣賞它,然而如果你現在就想要去欣賞它,而你還沒有準備好,那麼你也不要去責怪它。」我用這樣的心態再去欣賞我之前看不懂的書,聽不懂的的音樂,我發現心境不同體驗真的不同了。而且,我想到的是好多過去我批判過的,可能都只是我的自我太大了…… 

成道已經存在,現在的狀態已經就是成道。它並不是一種達成,它只是一種認出它並不是你必須努力去將它帶出來,一切你所需要的就是不要作任何努力。」我想到的是,其實有很多東西都已經是存在的了,差的只是一種認出,如快樂,如幸福。 

表面上的「知」永遠無法變成存在的本質,即使很深的「知」也永遠無法變成存在的本質。」簡單的說,就是去做就對了!我想到的是,我的「知」應該遠遠超過我所需的範圍了吧,有很多東西真的就只差去做了呀。 

一件事牽連著另外一件事,你走得越深,你就越接近原始的原因。一旦你來到了原始的原因,那個連鎖就被打破了,超出它之外已經沒有了。 

有一個片刻會來臨,到時候你會去注意那個連鎖的最後一個環結,之後就是空無,然後你就從整個連鎖被釋放出來,那麼就會產生偉大的寧靜和偉大的純粹,那個寧靜被稱為「如是」。」事實上這是我一直在做的練習,但是一直很難體悟,直到我讀了另一本《內在小孩:在荷歐波諾波諾中遇見真正的自己》(比較白話的講這個連鎖)。一但接近原始的原因之後,便有種「原來如此」的釋然,也就是本書所謂的打破連鎖。 

這些是我讀第一次時體驗比較深刻的幾段,也推動著我更積極的內化所學。我相信這本書我會多讀幾次的。其實本書也講了非常多心智和時間玩的遊戲,只是分散在太多章節中我很難分享。 

最後想講一下我在文章最前面提到的,對奧修的偏見。就引用對岸這篇文章來總結吧。 

http://h.foyuan.net/blog-97722-55884.html

 

【誠實利益聲明】點擊本篇連結之博客來網址購書,可為本站帶來回饋獎金,就... 這樣~

izcre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我最近打算要買這本書來讀ㄟ!
    這本書 你讀了多久才讀完呢?
    會反覆閱讀嗎?
  • 很久以前讀的,不太記得花了多久時間。讀的當下會反覆閱讀,不過一段時間之後就比較沒有拿出來看了。有機會會再翻翻。

    izcream 於 2015/02/26 13:58 回覆

  • 陳曖
  • 奧修的〈瑜珈始末〉中有許多引領我深沉潛藏的流動。那波光般反反復復的閃耀,彷若金剛鑽。
  • 同感。我喜歡奧修的敘述。

    izcream 於 2015/10/28 14:0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