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時候想做的事很多,能實踐的很少,而慾望一但被制約,長大就算花上十倍的金錢和時間,也無法補償那些已經失去的。我想這就是我一直無法在金錢和感情中感到擁有和富足。

 

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,我不偶像崇拜(特別是演藝圈),但是很少人知道,我在國小的時候就是個可以在電視台門口等著明星出來簽名,超有行動力的粉絲。然而有一天,老師突然在很多同學面前,問我是不是「瘋了」,並且說她不敢相信當班長的我居然帶同學去做這麼「丟臉」的事。

 

我的身上也很少有可愛的東西和配件。可是我記得,小時候我很喜歡芭比娃娃,而家裏的教育是務實的,除了上學必備的物品,什麼多的東西也不會給。對於任何沒有功能性的東西,我的印象都是「這些東西沒有用」。任何的新東西我都很怕「弄壞了,用完了」,因為他們得來不易。一直到前幾年,我都還不敢在新的筆記本上亂寫-> 一些記錄我都還是先在廢紙上作業,等到整理好了才騰到筆記本上 (但我本來認為這是種規劃)。

 

我超討厭打電動。但是我在小學明明就很喜歡到鄰居家打小蜜蜂小精靈和坦克車。然而有一次,照顧我的姑媽禁不住我的要求,給了我5元讓我在店裏打小蜜蜂,可是才幾分鐘就死光了。每一次遊戲的結束,我想到的是我的愚蠢和她難過的神情。

 

我一直是個很乖很優秀的孩子。我降低我的需求,控制我的渴望,然而我並不自覺我的轉變其實是種壓抑;我覺得人生就該如此。在壓抑的同時我追求任何物質上實際的東西,試圖填滿那些我過去得不到的。

 

或許是因為占星,或許是最近的學習,也或許是因為這一陣子的靜坐,這些死去的過去帶著情緒昇起了。我開始看到現在的我如何的被這些我認為不重要的過去綑綁,也體驗到為何即便我現在賺了錢,家庭多幸福,還是一直覺得不滿意 - 原來我的心從來沒有隨著年齡而成長,我的體驗仍然囚禁在過去 - 即便我現在有時間可以崇拜偶像,即便我已經有錢可以買好多的芭比娃娃,即便...

 

所以我最近到底做了什麼「小時候一直想做卻又一直被限制不能做的事情」呢。其實也沒有什麼,我就是買了一隻派大星每天開心的抱著他睡覺,把他放在家裏不同的地方耍白癡 (今天讓他在床頭坐陣),手機上存了好幾張Atichart Chumnanont和Woranuch Wongsawan的照片讓我隨時觀看,然後打開心的享受這一切。

 

我只是放過了自己,讓心自由。

 

izcre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